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求魔TXT >> 光年彼端 >> 第430章 不安

    “乖徒儿,其实为师真的觉得,我新徒媳挺好的,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荒野外的小河旁,面向流水的南宫吟歌长身而立,背对着星辰的他,低头凝视面前不息流水,感受着扑面轻风时,也对星辰淡淡说出了心里话。

听闻南宫吟歌说辞,坐在其身后草地上,颔首思索间,脸上映着河面散射阳光的星辰,眼中灵光也莫名跳动了一下。

眼中灵光跳动过后,星辰也说不上来,那一瞬间,自己心中那股奇怪心虚感从何而来,但他却因此不敢抬起头来,哪怕去看南宫吟歌一眼,而只是看着下方草地,如搪塞推委般道:“我们不是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了么,您知道我不可能放得下苏珊,也永远都只喜欢苏珊的……师父。”

诚如星辰所言,他们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了,并且这问题理论上也早该有答案,所以忽然听到南宫吟歌再提旧事,本不该心虚,却就是莫名心虚的时刻,他也只能言及此前便给过对方的答案。

“是啊,可是……”从南宫吟歌欲言又止的犹豫中,可以感受得出来,他当然不会这么快忘记,星辰为了弥补过错,或者说为了苏珊,而想要学习剑意的决心,可不知道为什么,犹豫过后,他仍是继续道:“可是我害怕我要是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我害怕我要是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当南宫吟歌如此言辞落下,原本莫名心虚着的星辰,随着心间一阵轻颤,他猛然感觉那种心虚,便好像忽然被一种不安取代。

循着那不安思绪,思索着南宫吟歌为何忽然有此言辞的星辰,也下意识抬起头来,看向了身前南宫吟歌。

然而,抬头看向南宫吟歌一刻,随着心中一霎惊颤,星辰的目光也随之颤抖,因为那一刻,他面前哪来什么南宫吟歌?

那一刻,南宫吟歌本该站着的位置上,他只看到了鑫九。

嗯,鑫九。

背对着他,身着一袭古风华服,面向澹澹小河的鑫九。

等等,师父呢?

还有……小九怎么在这?

脑海中闪过以上念头,惊厥又不安的时刻,抬起头来的星辰,也看到了身前鑫九的回眸。

回眸一刻,一身纯白华服的鑫九,玲珑身姿一侧,映出的一圈淡淡光晕,一下让其身姿柔美,被衬托得更加撩人。

尤其一张侧颜完美的俏脸,映照出那圈光晕,带来完美逆光既视感时,鑫九更好像美得教人如此心醉。

然而,柔美如鑫九,如此回眸一刻,给星辰的感觉却不是惊艳,而是惊心。

是的,惊心。

因为那一刻,鑫九完美娇颜间,如同侧脸的轮廓,被河水映射阳光衬得格外动人一般,那阳光,也将她如画眼眸中落下的两行清泪,映照得那样晶莹。

嗯,鑫九哭了。

如此凄美,如此感染人心,她如画眼眸伴随无声哭泣的轻颤,仿佛能让每一个见到的人,都为之心碎。

所以,原本便因为鑫九的忽然出现,而感到不安的星辰,与流泪回眸的鑫九对视时,确实便心碎了,那种心碎中,还伴随着一种惊惶,一种害怕带来的惊惶。

当然了,如此时刻,止不住害怕起来的星辰,心中最强烈的感受,还是痛心和愧疚,因为那种害怕,一下牵引出了他一直藏匿心中的心结。

愧疚难当,又心痛无措中,看着回眸看向自己,并无声落泪的鑫九,星辰正下意识想开口说些什么,不曾想,哭泣中的鑫九却先开了口。

“星辰……”开口一霎,鑫九轻颤着的精致樱唇,以及好像被心痛给撕裂的颤抖声线,一下将其凄美气质,渲染得更加让人动容:“你刚才说,你永远只喜欢苏珊……是真的么……”

“不是,小九 你听我说……”突如其来的惊厥痛心中,那种下意识害怕伤害鑫九的惊惶,让星辰像是完全不经思考,便想要去辩驳或者说掩饰什么,说话同时,他也像是想要安慰鑫九一般,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

然而,星辰刚刚从地上站起,惊惶中却还没来得及将话给说完,他却忽然意识到一件可怕无比,且无比诡谲的事情。

那一瞬间,起身后的星辰,跟回眸流泪的鑫九之间,那明明只有短短几步的距离,在他往前踏去一刻,却被忽然奇诡拉长。

那一刻,星辰和鑫九之间,脚下草地被拉长的感觉,就像是古代游戏引擎中,模型忽然被强行拉伸时一般,失了质感,也糊了贴图。

而这场景的奇诡拉伸,也让试着走向星辰的鑫九,抬步时刻,只觉得自己跟鑫九的距离,竟一下变得更远。

就好像他在努力往前走去,甚至开始小跑,可却一直追不上地面奇诡拉伸的速度,只能眼睁睁看着始终回眸哭泣的鑫九,在自己眼中变得越来越远,同样的,小河澹澹之声,也在这种拉伸中,同样变得越来越远。

面对这本不该出现于这个世界的奇诡变化,一霎执着于对鑫九愧疚和痛心,更惊厥于自己又伤害了鑫九的惊惶,星辰却好似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他只是循着那不停被拉伸的距离,开始疯狂往前奔去,却怎么也跑不到鑫九身边。

相反的,那种越来越扭曲的拉伸中,星辰眼前鑫九也变得原来越远,直到那流水声再听不到,回眸一刻也始终无声落泪的鑫九,终于也渐渐由近及远,渐渐变成了一个小点,直至再也看不见。

“小九!”

“小九你听我说……”

“小九!”

“小九……”

终于,当一颗心七零八落的星辰,疯狂呼喊和奔跑中,却始终跑不到鑫九身边,最终在视线中都失了对方模样,而他的呼喊,也带上了奇怪回响,在身边荡起的时刻。

像是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的星辰,也终于停止了奔跑和呼喊。

当星辰回过神来,心中却仍然带着莫名惊惶的时刻,他脚下的大地,以及周遭一切光景,都不再奇诡拉伸。

然而奇怪的是,当星辰周遭一切光景恢复如常,他却仍是看不到鑫九身影,因为这一刻,他竟已不再身处那条小河旁,而是置身在了空地通往小河的小路入口不远处。

那种感觉,就好像刚才世界的奇诡拉伸,将星辰从小河边一下送了回来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说不上是惊魂未定,还是不知所措的星辰,前一刻还在想着,自己要怎么办,才能让鑫九不受伤害时,后一刻,却忽然又被一种不安感蔓延心头。

可这一次,那种不安感却并不来自鑫九,而是来自南宫吟歌。

对,来自南宫吟歌。

这种变化来得太快,快得星辰自己都感到讶异,或许他自己也说不明白,但这一刻,他就是满脑子都在想着,为何刚才南宫吟歌会说,现在不说怕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这样想着,星辰也开始思考,明明刚才一开始跟自己说话的是南宫吟歌,为何转眼间却变成了鑫九,那南宫吟歌上哪去了?

这样想法刚刚落下,冷不防间,星辰忽然便感觉到,身边空间忽然一阵扭曲和扰动,那种扰动虽然只经历过几次,但那种冲击着灵魂的扰动,他却太过熟悉,那是南宫吟歌使用剑意时的扰动。

师父又使用剑意了?

那一刻,原本思绪完全被这扰动打乱的星辰,在感受到南宫吟歌剑意时,也说不上出于何种想法,他心中的不安,一下变得有若实质。

那种不安仿佛在提醒他——出事了!

霎时间,不安得几乎再没了任何想法的星辰,一下便转身朝空地奔去,因为那是他刚刚感受到的,那扰动传来的方向。

只有一只手,又快速奔跑着,又些失衡和踉跄的动作中,当星辰跑出林间小道,冲入那片空地时,瞳孔瞬间收缩的他,心中也一下揪紧。

前所未有的揪紧。

因为那一刻,阳光闪耀的林间天井中,星辰看到了血。

满目的鲜血!

看着那满眼散落的鲜血,一下被刺激到的星辰,在心中愈发凝固的不安催促下,脚上一刻不停,疯狂奔向了染血的林间空地。

当星辰奔向林间空地,被阳光直射到泛白的空地,也忽然变得如此晃眼,晃眼得他心中除了血色外,好似只剩下了光亮,而下一刻,那光亮一下便冲破了他眼前所有黑暗。

因为他醒了……

嗯,他醒了。

当星辰置身空调正好的悬浮车后座,却仍是在一脸虚汗中,气息急促地挣扎起来时,着实把正坐啊在他身旁,侧首凝视着他的鑫九给吓了一跳。

起身一刻,当前挡风玻璃处照入的眩光让,星辰又在初醒不适中,下意识将眼睛给闭上了。

原来是一场梦。

闭眼后,空调轻轻吹拂中,脸上虚汗的沁凉,一下让星辰意识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只是那梦实在太过真切,真切得让他醒来后,心中仍然留存不安。

有若实质的不安。

“星辰……你还好么?”

星辰反应过来,却仍然闭眼对抗强光时,鑫九明显关切,却又好像隐含悸动的声音,也一下在他耳畔响起。

听闻鑫九轻唤,刚刚从梦中醒来的星辰,自然也在更加清明的时刻,意识到了自己身在何方。

他在鑫九的车上。

他们此前受南宫吟歌要求,返回黑市购置日用品。

而回来路上,他不知不觉便睡着了……所以才有了这场梦。

一下回神这一切,却还没来得及回应鑫九时,仍然闭着眼睛的星辰,却也说不上来为何,他忽然想起了自己跟鑫九离开前,南宫吟歌的种种不寻常之处。

比如前所未见的对他发火,然后让他到河边洗衣服。

比如自己从河边回来,感受到不对劲时,见到的那种凝重神情。

而此刻回想起来,在那场梦境过后,亦不知出于何种心境,星辰只觉得连南宫吟歌让自己和鑫九,回来黑市采购一事,好像也变得极不寻常起来。

星辰说不上来那种不寻常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可这一刻,那种感觉就是忽然如此强烈,而那强烈的不寻常感,也让他心中本就没有散去的不安,变得再次凝重起来。

突然的不安思绪中,再次睁眼一刻,轻轻蹙眉的星辰,转头看向关切看着自己,轻蹙秀眉下,眼眸仿佛如水般温柔的鑫九时,却并没回答对方的问题,反而有些突兀反问了一个问题:“我……我睡了多久了?小九。”

“啊……”见到星辰忽然蹙起的眉头,有听闻星辰答非所问的反问,心中仍然悸动着鑫九,一时也是有些无措。

嗯,仍然悸动着,即使她也真心关切着星辰,因为她才不会告诉星辰,刚才星辰醒来之前,竟在梦中小声喊了自己的名字……

虽然愣神了一下,但害怕心中悸动被撞破的鑫九,自觉星辰应该没事后,也赶紧按捺住心绪,而后道:“大概……两三个小时吧?”

听到自己睡了那么长时间,心中就是忽然不安起来的星辰,抬手抹了一把额头虚汗后,再次看向鑫九道:“我们快回去吧,小九。”

“到底怎么了……星辰。”看着星辰已经溢于言表的不安,鑫九本就未完全放下的关切,一下又在心头填满,她纤手揉了揉后座座椅边缘,模样显得有些局促。

“没什么,我只是……”

下意识推开车门,感受到车外淡淡暖流时,星辰也不知该如何跟鑫九表述,他总不能跟鑫九说,他做了个梦,而这个梦,让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所以他很不安吧?

欲言又止中犹豫片刻后,推门左右看了看的星辰,又回头看向鑫九道:“我只是不想呆在这里。”

“啊……哦!”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见到星辰下车后,反应过来的鑫九,也在说不清到底哪里不对劲的心绪中下了车。

下车后,等待代驾过来,将车开走的过程中,鑫九一开始还能告诉自己,星辰只是真的不喜欢呆在这,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和立场都很特殊,可随着时间推移,她却越来越感觉有些不对劲了。

等待过程中,树干后和一应采购物品呆在一块的星辰,几次像是耐不住性子般,出来询问代驾怎么还没来的反常举动,更让鑫九愈发觉得星辰不太对劲。

终于,在骑着共享机车过来的代驾,因为鑫九形象和气质,惊异又激动中,将悬浮车开走后,提上采购物品的星辰,还没等鑫九跟上来,便迈开了返程的脚步。

回程路上,只觉得心中越来越有些不安,又说不上问题到底在哪里星辰,脚步也越来越快,并且像是再没有心情聊天一般,让快步跟着他的鑫九很是担忧。

看着这样的星辰,鑫九当然也不安到了极点,原本还打算,回程路上也要跟星辰好好相处和聊天,说不定还能停下来,一起吃顿野餐的她,根本不知道星辰到底怎么了。

南宫吟歌的野外落脚点,对于普通人来说,离涅槃城还是很远的,远到以星辰现在的脚力,想要一次走完,其实有些勉强。

然而即便如此,心中越来越无法安定的星辰,在提着许多采购事物的情况下,越来越快的脚步中,却根本像是忘记了疲惫,他只是一直走,一直走。

那种感觉,就好像心中不安一直牵引着他,也一直在告诉他,赶紧回去,因为他们离开之前,南宫吟歌的表现真的很不正常。

终于,原本超过半天的行程,被星辰几个小时便快要走完,脚步都在双腿僵硬中,变得有些发虚后,他和鑫九也终于快要回到南宫吟歌的落脚点。

然而,就在星辰和鑫九,回到他们离开时刻,南宫吟歌送别他们的那个地方,他心中不安也到达了极点时,一阵虽不再让他感到痛苦,却仍然毁天灭地的奇异扰动,一下由空地方向冲击而来。

那当然是南宫吟歌使用剑意的扰动。

哗啦!

那扰动流过星辰因为不停跋涉,而有些打摆的身体时,一路积攒的不安,好似瞬间迸发了出来,而那一刻的颤抖中,他手中所提事物,也在哗啦声响中散落了一地。

“星辰,你……”

听闻物品散落的异响,又眼见星辰紧盯前方,目光在摇曳树影中,开始不停颤抖的模样时,无法感受到那扰动的鑫九,却也觉得心中不安,同样被凝结到了极点,毕竟早已感受到不对劲,却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的她,也早就想问星辰了。

只是一路上,像是除了埋头赶路外,再没有心绪理会其他事情的星辰,却让鑫九根本找不到切入点去询问。

一路上,唯一让鑫九感到安慰的时,她能够感觉到星辰的不对劲,至少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某种奇怪的不安。

然而这一刻,看着满地散落的事物,俯身下去想要规整,也终于忍住不住要询问星辰,现在到底怎么了的鑫九,却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时,她身旁星辰,却忽然往前奔了出去。

尽管奔跑得如此狼狈和踉跄,但星辰离去的身影却一刻不停,仿佛跑出了长途跋涉后,他此刻能够跑出的最快速度。

“星……”下意识想要喊出星辰名字,却意识到星辰已经跑远了的鑫九,随着如画美目的颤抖,不安同样迸发的时刻,也不由得丢下了刚刚捡起的一瓶烧烤酱,并同样朝空地方向奔了过去。

   那一刻,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鑫九,满脑子都被各种疑惑和不安包裹。

星辰怎么了?

他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可是他回来路上就不对劲了啊。

这到底怎么回事……

种种思虑中,有如一只白色蝴蝶般,流动着点点光斑,翩然舞过林间的鑫九,终于在小道出口的逆光里,看到了星辰立于逆光中的身影。

然而下一刻,还未奔出空地的鑫九,却看到已经奔出了空地,原本站立着的星辰,光中身影忽然颤抖了一下,那是一种突兀无比,也明显无比的颤抖。

颤抖过后,星辰竟像是忽然之间,浑身都变得瘫软下来,置身光中的他,更像是受到了某种莫大冲击,一下便在瘫软中跪坐在了地上。

见到星辰忽然瘫坐下来时,心中止不住收紧的鑫九,也终于奔出了小道,奔向了林间空地。

当鑫九奔出空地,却还没来得及询问星辰,到底发生了什么时,眼前所见,却让她也登时感觉到,脚上止不住有些发软,心中更开始发颤。

同一时刻,鑫九原本本能地想要喊出来,却发现自己竟像是在惊吓中,已经失声一般,心中一下被惊厥和害怕填满,因为那一刻,她看到了空地上的血。

很多血。

满眼的血。

喜欢光年彼端请大家收藏:(www.qiumotxt.com)光年彼端求魔TXT更新速度最快。

光年彼端最新章节 - 光年彼端全文阅读 - 光年彼端txt下载 - 媚鱼的全部小说 - 光年彼端 求魔TXT

猜你喜欢: 我有一张沾沾卡诡秘之主史上第一密探不灭玄帝盘龙唐门高手在异世万古之王剑逆苍穹叱咤风云最强星际骑士斗罗大陆III龙王传说圣墟我有无量妖气大道朝天崩坏星河气冲星河万域为皇欢迎使用地下城管理系统真武世界绝世药神老板,我要加Buff猎国造化图哈利波特之龙王子开天录魔法师
完本推荐: 一念起全文阅读我来自平行世界全文阅读我不爱你了全文阅读玄天斗尊全文阅读源血全文阅读大符篆师全文阅读生意人全文阅读北斗全文阅读陆家小媳妇全文阅读欢喜记全文阅读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全文阅读星辰骑士全文阅读攻略那个渣攻[快穿]全文阅读跳梁小丑混世记全文阅读自欢全文阅读[火影]喜当爹全文阅读人小鬼大全文阅读暴君[重生]全文阅读赚钱真的好难哦!全文阅读我一直跟着你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一妃虽晚不须嗟我在异界卖烟酒大魔王娇养指南帝霸永恒圣帝最强上门女婿故事里的主角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汉阙盛宠之将门嫡妃天芳我吞噬了亿万强者最强妖孽天王药门仙医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无限之剑道至尊凌天战尊大秦:我有一座天道神医馆!青春制暖调查员守则我家爹娘超凶的通幽大圣叶安武炼巅峰鲛人泪之画地为牢魔临驸马要上天从1983开始京门风月

光年彼端最新章节手机版 - 光年彼端全文阅读手机版 - 光年彼端txt下载手机版 - 媚鱼的全部小说 - 光年彼端 求魔TXT移动版 - 求魔TXT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