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求魔TXT >> 汉阙 >> 第330章 万王之王

第330章 万王之王

“事情就是这样,乌就屠借道康居欲返回夷播海和七河,君侯现在派人去追恐怕也赶不上了。”

大战之后第七天,站在任弘面前的是粟特商人史伯刀,只是他今天没穿女装,头戴尖顶虚帽,衣裳则是翻领、对襟、窄袖,突出身体线条——不过史伯刀突出的是他挺挺的圆肚子。

几年前男扮女装剃掉的卷须又长出来了一些,据史伯刀说,他近来在康居国都赖水做生意,正好遇到了乌就屠带人北撤的尾巴,顺便报告了他花钱从那些人口中打探来的消息:

元贵靡还活着,只是部众尽失,翻越勃达岭撤往西域,如今天山为大雪所封,飞鸟难越,怕是要来年春天才能回乌孙来了。

同理,汉军也得来年才能撤离,新年恐怕要在热海过,幸好他们不过万余人,赤谷城囤积的粮食还够撑几个月。粟特人也愿意运送些食物过来——当然不是免费的,且先赊着,来年用丝绸这种硬通货交付就行。

而在听闻明日清晨,乌孙人将举行效忠仪式,迎来太后称制的时代时,史伯刀笑道:“这不算什么,与乌孙族类习俗相近的塞人、月氏,甚至出过女王!”

史伯刀给任弘和杨恽讲起他所知最著名的那位女王:

“距离乌孙不算远的卡斯披亚海(里海),是一个孤立的海,它的长度如乘棱船要航行十五日,在它最宽的地方则要走八日。在它的西岸是众山中最高大、最广阔的一座,而在其东面日出的地方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

“数百年前,那片草原有一个行国,名曰马萨格泰,习俗与如今的乌孙大同小异,统治者便是一位女王,名曰‘托米丽司’。”

“当时在西海之南,还有个庞大的阿契美尼德朝,统治辽阔的土地,支配众多财富,一财年的税收相当于五十万斤白银!”

说到白银史伯刀两眼发光,在大汉,银子只是用来铸造器物的普通贵金属,但在葱岭以西,却和金子一样,可用于铸币。

“阿契美尼德的统治者号称‘万王之王’,第一位万王之王叫居鲁士,不论是他出征哪个国家,那个国家的人民就一定逃不出他的掌握。于是他想得到马萨格泰,派人向托米丽司求婚,被拒绝后,两国就开战了。”

“战争最初,居鲁士取得了大胜,他残忍杀死了托米丽司的儿子,这激起了女王的愤怒,倾全国之力加以还击,搏杀无比激烈,最终女王胜了,阿契美尼德的军队大部分都死在那里,而居鲁士本人也在统治了二十九年之后战死。”

“托米丽司按照塞人传统,用革囊盛满了人血,然后将居鲁士的首极割下来,放到那只盛血的革囊里去,纵马蹂踊居鲁士的尸体。”

“据说她是这样说的:我现在还活着,且在大战中打败了你,但因你用奸计将吾儿虏去杀害,则战败的勿宁说是我了。然而我仍想实现威吓过你的话,将汝头用血泡起来,让你饮个痛快!”

史伯刀讲得绘声绘色,粟特人严格来说也是塞人从游牧转为农耕的后代,而在粟特人漫长的经商旅途里,沿途打发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讲故事。

他谦逊地说道:“关于居鲁士的死的传说其实有很多,但只叙述了上面一种,因为我认为这个说法最可信。”

这故事让杨恽听得入迷,尤其是女王最后那段话,这是他外祖父不曾记述的东西。

杨恽觉得,或许这场远征后,自己能在祖父《大宛列传》的基础上,补全一整篇的《西域列传》,将沿途所见所闻,以及汉军将士的英勇无畏加进去呢!

而今不论是马萨格泰,还是阿契美尼德帝国,都早已烟消云散,留下的东西,除了粟特人仍信奉的拜火教,就是当年的货币了。

史伯刀向任弘展示了他前段时间在康居草原上某个战场遗迹里搜集到的一枚古老金币:正面是一个半跪姿态的弓箭手,背面则是长方形的戳印,没有任何铭文。

杨恽道:“这便是那居鲁士所铸钱币?”

史伯刀收起了珍贵的金币,指着上面的弓箭手道:“这是大流士,居鲁士的继任者。”

杨恽还想知道更多:“你所说的阿契美尼德朝,与如今的安息国相比谁更大?”

“当然是前者更大!”史伯刀道:“听祖先说,大流士的疆域,从索格底亚到西大海的另一头,是粟特人所知最庞大的帝国,统治无数个邦族。如今的安息虽也继承了万王之王之号,可所辖疆界,不过昔日阿契美尼德一州之地。”

末了他还机智地补上一句:“但阿契美尼德虽大,却略不及大汉也。”

这机灵鬼,任弘笑道:“我问你,现在统治安息的是哪一位?”

史伯刀知无不言:”安息十多年前内乱,内部一分为二,几年前才重归一统,如今的万王之王,名曰‘萨纳特鲁斯’。”

太长且拗口,任弘记不住,就叫他安息王小萨吧。

难怪汉朝退出西域这十几年,安息帝国也没有东进,反而是月氏、康居、乌孙中亚三小强坐大。现在虽然重归一统,但安息人也没工夫管东面了,因为他们与罗马在中东的冲突,恐怕要愈演愈烈了。

而到了次日黎明时分,先前投降的两万余乌孙人都被喊醒,顶着寒风,集中到了热海边上,由一位新的大巫主持仪式,向“乌孙太后”歃血效忠。

乌孙人的仪式,果与史伯刀所说的大同小异,先是那些追随泥靡反叛,谋划了刺杀肥王的首恶一一被押到湖边的大石头上处死,用的是残忍的割喉,他们的鲜血被收集,放进一个大革囊里。

接着泥靡那颗几乎腐烂的头颅,被抛了进去,而解忧公主亲自以弩射之,预示着彻底战胜泥靡,为肥王复仇。

又宣布,在元贵靡归来前,乌孙将由她称制治理——废长立幼之事,解忧不急着公开。

以这血腥的杀戮开场,投降的乌孙人中即便有少数不愿者,也只能乖乖屈膝。只低声安慰自己,向汉公主下跪,也比朝元贵靡那懦弱的“逃王”稽首要强,只要低头,就能留在不冻的热海过冬,来年获得过去的牧场和领地。

在赤谷城一战后,乌孙人看向汉人的眼神,起了极大的变化,过去他们与汉接触不算多,只认为他们是弱者。老远送公主来给昆弥做夫人,陪嫁的奴仆也低声下气,被欺辱了也不敢反抗,生下的混血王子身上也流着孱弱的血。

可在亲历与汉军的战争后,发现汉军竟能以两千步卒击退乌就屠一万骑,又以万骑大破泥靡三万余人,战力不但远胜乌孙,甚至超过了乌孙人一直暗暗畏惧的匈奴。

有时候从任人欺凌到受人尊敬,只需要一场战争。

现在事情反了过来,汉人成了强者,而乌孙人为弱者,连带汉公主的地位也迅速拔高。更别说打得乌孙人丧胆的汉将任弘,还是解忧的女婿。而按照冯夫人让人宣扬的说法,若非解忧极力劝阻,汉将就要将所有追随泥靡的乌孙人斩首。

这说法吓到了所有人,那些被裹挟进入战争的牧民,转而对解忧感恩戴德。

旧俗?远没有拳头大。

杨恽他们远远看着这一幕,忽然想到一件事:“西安侯,乌孙有‘太后’这个词么?”

“没有。”

号称“不太会乌孙话”的任弘摇头:“乌孙只有阏氏、左右夫人之称,而无太后之谓。”

所以在习惯新统治,造出这个新词前,乌孙人得用另一个词来称呼解忧。

这时候,随着太阳从东方升起,不论是泥靡方投降的乌孙人,还是肥王曾经的属下,都齐齐朝盛装的解忧下跪稽首,又饮下热海冰冷苦咸的水,以苍唐厄尔的名义,对她宣誓效忠。

这一幕还是有些小壮观的,热海边上,数万人齐齐呼喊着一个相同的词,一声接一声,响亮的合声似乎在热海里惊起了波澜,将鱼群吓得飞快游走。

杨恽努力向任弘发问:“乌孙人喊的话是何意?”

“母亲。”

任弘看着沐浴在朝阳下的解忧,这一刻,她的命运,确确实实彻底改变了。

“慈爱的母亲!”

……

相较于粗心大条的肥王,解忧太后确实是个更合格的统治者,在乌孙二十多年的生活,让她极其了解乌孙人的优点与弱点,又能引入一些汉家的制度。

“乌孙人贪狼无信,他们一口一个‘母亲’,但却随时可能弑母,汉军虽能待到来年春天,但迟早会走,我必须有一支靠得住的军队。”

手中得有兵才行,解忧清楚地了解这点,向任弘和常惠表明了自己的打算:“我欲效仿孝武皇帝,建羽林骑,取此战死事者子孙孤儿养于赤谷城,令人教以骑射,让他们与大乐一同长大,成为他的亲卫。”

这主意确实不错,任弘也提了自己的建议。

“母亲不是让那些效忠的乌孙贵人都要送一名质子来赤谷城么?要么长子,要么长孙,何不也组成一军,可称之为‘长子军’,虽只有几百人,但假以时日,他们继承父辈牧场后,真正忠于太后和新昆弥的贵人,将遍布乌孙。”

解忧颔首采纳,但不论是“乌孙羽林”还是“长子军”,都得用数年时间来培养方能成为战力,眼下她却急需拥有一支忠诚,且随时能镇住国内的军队。

“常大夫还记得那支在大宛的募兵鱼鳞军么?”

常惠当然记得:“彼辈违诺不援赤谷,楚主还想雇他们来?”

“当然不。”解忧是很记仇的,轻飘飘地说道:“我此生,绝不会再给鱼鳞军一尺丝帛!”

她看向任弘:“经过大战,乌孙人方知汉军之强,汉人之勇。开春后,我打算用本想募鱼鳞军的钱帛,从汉地募一些轻侠勇士来乌孙。”

常惠和任弘面面相觑,解忧公主却自顾自说了起来:

“过去大汉只往乌孙送女子、奴仆,现在,我要陆续送想回家的人归乡了。”这是解忧公主的夙愿,而她将在乌孙留到最后才走。

“有人回,也得有人来,大汉得送些好男儿到乌孙了,但不是被迫,而是自愿。只要愿来乌孙者,除了募金外,我愿送他们一块伊列水边上的好牧场,外加牛羊百头,自有人代其放牧。”

解忧停下了话,冯夫人在一旁接上,她就没那么忌讳,直接明说了:“这场仗让乌孙死了很多男子,多了许多寡妇,她们需要丈夫。现在乌孙人均认为汉人乃强悍之族,想要得到生下汉乌混血孩子的乌孙女子,定有不少。”

常惠是听呆了,任弘则忍俊不禁,佩服这两个女人的胆量和心机:

来了乌孙分田地,有钱帛拿,还能发一两个长腿胡姬做老婆,这制度啧啧啧。普遍富裕的六郡良家子不敢说,但那些生活贫苦的轻侠,关中三辅的破落户恶少年们,只要花心思宣传宣传,应该能骗一批来。

到时候他们路过轮台时,只要请西域都护帮忙训练一番,教习五兵阵列,就能送来乌孙帮解忧镇场子了。此事若能成,解忧的子孙,乌孙的历代昆弥,就会拥有一支汉人恶少年组成的雇佣兵团……

乌孙羽林、长子军、汉人募兵,有了这三股力量,就算乌孙人不服,解忧也将安如磐石,现在该担心未来的乌孙太过强大了,但至少解忧称制期间,她的作为是符合大汉利益的……

丈母娘甚至将主意打到了任弘的属下头上,笑道:

“道远吾婿,你军中可有壮士愿留在乌孙?”

“或许有。”

任弘觉得休整得也差不多了,起身向解忧和常惠告辞:“但此战尚未了结,马放南山的时候还未到,我还需带着西凉骑北上。”

常惠料到了,而解忧公主猜到任弘要去何处,有些担心。

“你救援赤谷城,击灭泥靡,已完成了蒲类将军的军令,还要走?”

“不错。”

任弘道:“蒲类将军、强弩将军以数万骑行于天山以北横扫各部辎重老弱牲畜,而匈奴右贤王、先贤掸将八万骑前去堵截,两军随时可能打起来。如今山北普降大雪,气候于汉军不利,但若我带着精锐千里赴戎机,出现在匈奴后方……”

“西凉铁骑,将成为决战时最致命的奇兵!”

喜欢汉阙请大家收藏:(www.qiumotxt.com)汉阙求魔TXT更新速度最快。

汉阙最新章节 - 汉阙全文阅读 - 汉阙txt下载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汉阙 求魔TXT

猜你喜欢: 原始大厨王至尊特工北宋小厨师猛卒老胡同昏君庆余年我的帝国无双极品明君无良皇帝逍遥小书生时光之心大明地师回到明朝做千户大文豪传奇纨绔少爷佣兵的战争天下枭雄将血红楼之快活人生承包大明浴血虎穴如意小郎君小阁老皇族三国之黄天鼎立
完本推荐: 男神同居日常全文阅读打火机与公主裙·荒草园全文阅读幻想农场全文阅读相媚好全文阅读从尾巷开始全文阅读点龙笔全文阅读我们说好的全文阅读守你百岁无忧(快穿)全文阅读三万行情书全文阅读三梳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末世小老板全文阅读谎言全文阅读重生之一纸婚姻全文阅读甜妻全文阅读我信了你的邪!全文阅读步步高全文阅读无纠全文阅读图灵密码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有无量妖气不灭玄帝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跨界演员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于休休的作妖日常数风流人物第二十八年春我吞噬了亿万强者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独步斗帝超感应假说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席爷每天都想官宣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逆天神医妃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无垠首富小村医神医弃女重生嫡女悍妻纨绔天医撒娇福晋最好命未来之最强萌妻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我真没想重生啊穿书女配男主的小冤家麻烦请叫我上仙冥界美人手札

汉阙最新章节手机版 - 汉阙全文阅读手机版 - 汉阙txt下载手机版 - 七月新番的全部小说 - 汉阙 求魔TXT移动版 - 求魔TXT手机站